日志

基于 CCO 的协同过滤推荐

基于 CCO(Correlated Cross-Occurrence) 的协同过滤本质上是一种 Item-Based CF 算法

基于 CCO 的协同过滤推荐

基于 CCO 的协同过滤推荐通过物品之间的共现情况来计算物品之间的关联度,它跟一般的协同过滤算法不同的地方在于一般的协同过滤只能针对单一行为,而CCO算法可以计算交叉行为下的协同关联。

例如:它不仅可以通过用户的浏览行为来告诉你 “浏览了内容A的人可能会浏览内容B” ,它还能结合用户的浏览行为和用户的广告点击行为来告诉你 “点击了广告A的人可能会浏览内容F”

基于单一行为

假设有以下用户浏览行为日志:
用户行为log

整理后得到以下关系:
u1=> [ t1, t2, t3, t5 ]
u2=> [ t1, t3, t4, t5 ]
u3=> [ t2, t4 ]

构建 “用户关于浏览帖子” 的矩阵 V 以及对应的转置矩阵 V^T:
mtV

将 矩阵V^T 乘以 矩阵 V 即可得到浏览帖子的共现矩阵:
mtVV

对数似然比(Log Likelihood Ratio)即LLR。我们根据两个事件的共现关系计算LLR值,用于衡量两个事件的关联度:
LLR
阅读全文

日志

常用推荐算法比较

在推荐系统中常用的推荐算法一般可以分为两类,即 基于内容推荐 以及 协同过滤。另外,还有一类算法专门处理冷启动问题,例如:基于全局最优推荐

基于内容推荐

基于内容推荐(Content-based Recommendations)非常好理解,简单来说就是根据用户偏好的内容给他推荐其他相似的内容。

cb

图:基于内容推荐

例如:从用户画像我们发现某个用户比较喜欢活跃在“音乐”、“体育”、“动漫”、“影视” 这些栏目,那么我们就会更倾向推荐这些栏目的内容给他,我们还发现他平时偏好的是关于 “NBA”、“美剧”、“邓紫棋” 等方面的内容,那么跟这些相关的内容就会有更高的推荐权重。

评价

基于内容推荐的结果一般具有很强的解释性,因为它推荐的就是强相关的内容,但这种强相关的特点也会导致一个很明显的缺陷,它缺乏惊喜度,因此它很难挖掘用户潜在的兴趣。要解决惊喜度的问题,可以采用另一类算法–协同过滤

协同过滤

协同过滤(Collaborative Filtering)推荐本质上也是一个找相似的过程,但它认为的相似不是指物品在属性上的相似,而是指在用户行为的层面上这些物品是否有关联,协同过滤一般可以分为 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User-CF)基于物品的协同过滤(Item-CF)

用户物品偏好

图:用户物品偏好

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

解释:因为 用户1用户2 都喜欢物品A、B、C、D、E,所以认为 用户1用户2 是兴趣相似的用户,现在发现 用户2 还喜欢 物品F 所以我们认为 用户1 很可能也对 物品F 感兴趣,所以向 用户1 推荐 物品F。

基于物品的协同过滤

解释:因为喜欢 物品A 的大多数都喜欢 物品C,所以可以认为 物品A 和 物品C 是相似的。用户4 喜欢 物品A 所以向 用户4 推荐 物品C。

评价

协同过滤集合了群体智慧,能满足推荐惊喜度,善于发掘用户潜在的兴趣。训练的用户历史行为数据越多,一般训练出来的模型效果也会越好。协同过滤推荐的解释性一般较弱,推荐结果不如基于内容推荐算法直观,当然这是算法特点导致的,不直观不等于不正确
阅读全文

日志

个性化推荐系统的基本抽象

在大多数 UGC、PGC、OGC 平台中,“推荐”随处可见,本文主要介绍个性化推荐系统的抽象组成。

关于推荐

人工 VS 个性化

  • 早期的推荐功能大多以人工筛选为主。人工筛选可以确保内容的高质量,这是主要的优点之一,但人工筛选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另外,由于不同用户的个人偏好差异巨大,高质量的内容往往不等于最合适的内容(例如:一篇介绍奢侈品牌化妆品的“高大上”内容对于一位平时只关心美食和户外运动的用户而言可能是毫无吸引力的)。

  • 为了提升用户体验,后来出现了“个性化内容推荐”的概念,通过引入个性化推荐系统,解决这类“千人千面”的问题。

推荐系统抽象

个性化推荐系统一般有三大环节:预处理 -> 召回 -> 排序
注:也可以认为是两层(召回 -> 排序)

预处理

第一个环节是预处理,预处理指的是对各种数据源的数据进行特征提取和特征构建,例如:内容特征提取,用户行为画像构建。

召回

第二个环节是召回,召回就是把预处理产生的特征作为输入参数,训练出推荐模型,然后使用推荐模型得出候选集合的过程。常用的召回方式有:基于内容推荐、基于协同过滤推荐等。

排序

第三个环节是排序,简单来说就是将候选集合根据一定的规则,例如:点击预估、匹配关联度、人为权重等进行调整,从而影响最后的推荐顺序。

推荐系统架构

最后简单画了一个基本的推荐系统架构原型
个性化推荐系统框架

图:个性化推荐系统架构 ©️hejunhao.me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hejunhao.me

日志

基于词向量的文本分类推断

之前的文章中介绍过提取文本标签特征(关键词)的几种算法TF-IDFTextRankTWE, 提取到标签特征后,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文本的内容分类。本文主要介绍通过词向量模型进行内容分类的一般思路。

提取文本标签特征

假设有以下一段文本:

2016/17赛季欧冠决赛在威尔士卡迪夫千年球场打响,最终尤文图斯以1-4不敌皇家马德里,遗憾错失冠军。赛后,尤文门将布冯表示对结果非常失望,因为尤文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通过关键词提取算法我们提取到以下标签:
#欧冠#决赛#尤文图斯#皇家马德里#布冯#门将#球场#冠军

假设我们有一个关于体育的分类体系:
分类体系

图:分类体系
  • 一级分类:体育
  • 二级分类:篮球(关联标签:NBA,CBA,篮球,篮板球,助攻,盖帽,FIBA,姚明,乔丹,三双…)
  • 二级分类:足球(关联标签:世界杯,亚冠,欧冠,中超,足球,英超,西甲,梅西,里皮,马拉多纳,门将,广州恒大,曼联…)

分类推断

通过词向量模型(Word2Vec)我们可以计算两个词之间的相似度(余弦距离):

Similarity(tagA, tagB) = cos(tagA_Vec, tagB_Vec)

因此,计算文本与分类的相似度实际上就是计算文本的标签与各个分类的关联标签的相似度。
我们发现上面这段文本与足球的相似度大于与篮球的相似度:

Dist(doc_tags, soccer_tags) > Dist(doc_tags, basketball_tags)

所以推断它是关于足球的内容,再进一步把它归类到体育这个一级分类。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hejunhao.me

日志

基于 TWE 模型的关键词提取

在之前的两篇文章中分别介绍了两种常见的关键词提取算法:TF-IDFTextRank。实际上不管是 TF-IDF 还是 TextRank,它们都没有考虑文本的语义,也就是文本的内容意义。为了进一步提升效果,我们引入主题模型(LDA)和词向量模型(word2vec)也就是TWE算法。

TWE (Topical Word Embedding)

主题模型

LDA

图:主题向量模型
  • 在主题模型中每个主题实际上是一系列代表该主题的词的分布 ,例如:上图主题 Topic#1 包含的主题词分布主要有 “红包”、“微信”、“支付宝”、“玩法”等,文字大小代表该词的概率分布差异,可以推断 Topic#1 是一个关于新年红包活动的主题。

词向量模型

word2vec

图:词向量模型
  • 在词向量模型中每个词都有自己的坐标,关联度越高的词相互的距离越近。例如:“梅西” 和 “足球” 的距离比 “奥巴马” 与 “足球” 的距离要近得多,所以 “梅西” 与 “足球” 的关联度相比 “奥巴马” 更高。

基于 TWE 提取关键词

  1. 通过主题模型我们可以知道一段文本的主题分布:P(topic | doc)
  2. 结合词向量和主题向量,我们可以通过余弦函数计算两者的距离:cos(word_vec, topic_vec)
  3. 通过计算词向量与该文本所有关联主题的主题向量的余弦相似度,最终得到词与文本的语义关联度:
Sim\displaystyle\text{(word, doc)}=\sum_{k=1}^K \cos(\text{word\_vec, topic\_vec}_{_k}) \times P(\text{topic}_{_k} \mid \text{doc})

算法比较

假设有以下一段文本:
文本
分别对该文本采用 TF-IDFTextRank 以及 TWE 算法提取关键词,结果如下:
算法对比

效果评价

  1. TF-IDF 更倾向于高频词。
  2. TextRank 综合考虑文本结构和词频,但它致命的问题在于,头尾的信息由于只有单边的入度,容易被抛弃掉,例如本例中的核心词 “pagerank”。
  3. TWE 更强调语义相关性,实际的提取效果也优于前面两种方式。

论文参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hejunhao.me

日志

NLP 关键词提取算法之 TextRank

对文本提取关键词,除了经典的 TF-IDF 算法,还有另一种常用的算法 — TextRank

TextRank 介绍

TextRank 是一种基于图的排序算法,它的基本思想来自于著名的 Google PageRank.

PageRank via @Wikipedia

图:PageRank via @Wikipedia

PageRank 的基本思想

  • 一个网页的入链越多,它就越重要。
  • 如果一个网页被越重要的网页所指向,它也越重要。

TextRank 算法简释

下图是通过 TextRank 进行关键词提取的一个简单例子
例子

图:通过 TextRank 提取文本关键词

通过 TextRank 进行关键词提取的主要步骤

  1. 对文本进行分词,并去掉停用词以及非目标词性词汇。
  2. 通过一个固定长度的滑动窗口在分词文本上滑动,每个窗口内的词根据共现关系构建一条边,最终形成一个图。
  3. 对图进行 PageRank,实际上就是投票和迭代的过程。
  4. 选出权重最高的 TopK 个词。

算法总结

  • TextRank 算法一定程度上考虑了文本中词与词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文本结构,在实际应用中它的效果一般会比 TF-IDF 好,当然它的计算复杂度也比 TF-IDF 高得多。
  • TextRank 算法更擅长处理长文本,对短文本的效果并不理想,主要因为短文本的词汇信息较弱,构建的图并不理想。
  • TextRank 算法仍然倾向于选择出现较为频繁的词作为关键词。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hejunhao.me

日志

NLP 关键词提取算法之 TF-IDF

TF-IDF 是处理 NLP 问题时经常使用的经典算法,常用于对文本进行关键词的提取。

TF-IDF 介绍

计算公式

TF-IDF 的计算非常简单


TF-IDF = TF(\text{文章词频}) * IDF(\text{逆文档频率})

概念解释

TF: 指某个词在一段文本中出现的词频


TF = \dfrac{\text{某个词在文章中出现的次数}}{\text{文章总词数}}

IDF: 指某个词在所有文本(对应语境所在的训练语料,例如:科学领域、体育领域)中的区分度,它认为越少出现的词区分度越高,相应的 IDF 值也越高。


IDF = \log\dfrac{(\text{训练语料的总文档数+1})}{(\text{出现该词的文档数+1})}

分母 “+1” 是为了防止分母为零,同时相应地分子 “+1” 以防止 IDF 为负数。

算法总结

经验

从计算公式可知,TF-IDF 的准确性非常依赖 IDF 模型的质量。同一个词在不同领域对应的区分度(IDF)也不同甚至差别巨大,例如 “冠军” 在体育领域的语料中出现的次数远远大于在政治领域的语料中所出现的次数,这意味着在后者的语境下,“冠军” 这个词的区分度更高,IDF 值更大。要提升 TF-IDF 的算法效果一般需要根据业务场合单独训练特定领域的 IDF 模型。

评价

  • TF-IDF 计算复杂度低,适合对效率优先的场景。
  • 由于它只依赖关键词的统计特征进行排序,有时候效果并不理想,比如有时候文本的关键要素不一定是频繁出现的元素。
  • 另外它也缺乏对文本结构的考虑。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hejunhao.me

日志

K-Means聚类算法(实践篇)– 基于Spark Mlib的图像压缩案例

Spark Mlib 机器学习库集成了许多常用的机器学习算法,本文以K-Means算法为例结合图像压缩案例,简单介绍K-Means的应用。关于K-Means算法理论可以参考 → K-Means聚类算法(理论篇)

案例介绍

图像压缩

1)一张图由一系列像素组成,每个像素的颜色都由R、G、B值构成(不考虑Alpha),即R、G、B构成了颜色的三个基本特征,例如一个白色的像素点可以表示为(255,255,255)。

2)一张800×600的图片有480000个颜色数据,通过K-Means算法将这些颜色数据归类到K种颜色中,通过训练模型计算原始颜色对应的颜色分类,替换后生成新的图片。

Spark Mlib K-Means应用(Java + Python)

阅读全文

日志

K-Means聚类算法(理论篇)

K-means算法是机器学习/数据挖掘领域广泛使用的聚类算法,它是一个无监督学习算法,即无需对样本进行事先标记。K-means算法通俗来说主要完成一件事:给定一个包含n个点的数据集,把该数据集划分到k个聚类中,使得各个聚类所包含的每个点到各自聚类中心的距离均小于与其他聚类中心的距离。

K-Means算法

(一)算法过程

1)确定要划分的聚类个数(K),从数据集D中任意选出K个点作为聚类中心
2)计算所有点到各个聚类中心的距离,把各个点归类到距离最近的那个聚类集中
3)计算第二步所产生的K个聚类集的中心,将该中心作为数据集D新的K个聚类中心
4)重复2)、3)直到中心点不再变化或迭代次数达到设定的最大迭代值或中心点的变化收敛于某个预定值

(二)算法分析

阅读全文

日志

Hadoop NameNode 高可用架构

NameNode是HDFS(hadoop分布式文件系统)的核心组件,在hadoop 1.x中NameNode存在SPOF(单点故障)问题,NameNode存储了HDFS的元数据信息,一旦NameNode宕机那么整个HDFS就无法访问,依赖HDFS的服务也会被波及(HBase、Hive…)同样无法访问,整个集群陷入瘫痪。NameNode的单点故障问题也使得Hadoop在1.x时代一直都只能用作离线存储和离线计算,无法满足对高可用要求很高的应用场景。Hadoop2.x针对NameNode的SPOF问题提出了高可用架构方案(HA),目前已经能在生产环境下应用。本文主要介绍该高可用架构的主备切换机制。

一、NameNode高可用架构

Hadoop NameNode高可用架构

Hadoop NameNode高可用架构

二、组件概述

Active NameNode 与 Standby NameNode

在NameNode的HA方案中有两个不同状态的NameNode,分别为活跃态(Active)和后备态(Standby),其中只有Active NameNode能对外提供服务,Standby NameNode会根据Active NameNode的状态变化,在必要时可切换成Active.

ZKFC

ZKFC即ZKFailoverController,是基于Zookeeper的故障转移控制器,它负责控制NameNode的主备切换,ZKFC会监测NameNode的健康状态,当发现Active NameNode出现异常时会通过Zookeeper进行一次新的选举,完成Active和Standby状态的切换

HealthMonitor

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5 页12345